1. 首页
  2. 活动

节点财经对话OFBANK:C2B社群才是区块链的魂?

每个项目方都说自己的团队靠谱,技术过硬,经济系统设计合理,那么是不是真的经得起推敲呢?

“节点英雄榜,有种来打榜!”节点财经联合创始人崔婷婷及节点财经社群众群友已准备好犀利的问题,有种来约!

今天来打榜的是OFBANK创始人刘大鸿。

打榜时间:8月16日(周四)20:30(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VIP群

打榜嘉宾:刘大鸿,OFBANK创始人,分布式存储国家发明专利发明人,工信部首批区块链架构师,社群经济算法研究、实践者,SocialRank社交权重算法发明人。2018年4月9日,受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在数字经济分论坛发表《社群经济的区块链进化》主题演讲。

主持人:崔婷婷,节点财经联合创始人,10年知名科技媒体人+品牌顾问,在媒体运作、品牌传播等方面拥有丰富实战经验。

QQ浏览器截图20180817101914.png

OFBANK创始人  刘大鸿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婷婷:第一个问题,先请刘总简单介绍一下OFBANK项目,尽量通俗易懂一点,1、OFBANK能提供什么服务,解决了哪些痛点?

刘大鸿:OFBANK中文叫社群银行,但是注册的时候,“银行”这个词不让注册,我们就改成了社群链,是一条为社群经济服务的公有链,主要解决了社群分布式结构和弱中心情况下社群之间的协作问题。

通俗的说,大家在一个群里,事实上并没有信任基础,要做个生意,该怎么建立可信任的交易,OF社群链就为这些事提供了区块链技术支持。

OF这个词是“Order is Freedom”的缩写,是我们认为社群经济的两个基本思想。

崔婷婷:2、OFBANK的激励机制是如何制定的?

刘大鸿:对不同的社群应用场景,激励的方法是不同的,由项目方设定。就好像一个数学公式V = K1*N+K2*M,K代表了不同的应用系数,在跑步的社群中就是步数,在社交系统中可以代表为浏览量。

这就是今天很多各种各样的“挖矿”,就是激励,根本上所有的激励系统,激励都是与贡献关联的。

简单说,我们提供的是那一系列公式,参数是社群自己设定的。

崔婷婷:好明白了,好操作吗?

刘大鸿:很简单,具体在用的时候,是一个DApp上面的滑动条,手指拖动一下。

崔婷婷:3、COW共识机制怎么理解?

刘大鸿:共识机制今天已经很丰富了,从最初的POW,到后来的POS,DPOS,POF等等,它是一族协议,跟TCP协议族一样,我们把它叫协议族,我们的协议族叫「COW」,其中C是Capital资本,O是Order秩序,W是Work工作量。

它的精髓在于一边是资本的力量,一边是工作的量,中间由一个机制去形成一个内循环的逻辑,它满足自组织、自生长和自进化。

我可以发一个图来类比下,稍等。

QQ浏览器截图20180817101928.png

这是大家熟知的TCP协议族,计算机专业的基本都要学这些基础,简单说吧,互联网应用包含了各种各样的需求,发邮件用pop3,文件传输用FTP。

区块链的需求也是多种多样的。

POW最初是中本聪用于铸币的工作量证明协议,W在比特币区块链中,是算力的代表。但是POW后来也被认为是工作量证明的统称,W代表的work,可以代表很多种工作。

QQ浏览器截图20180817101941.png

这是我们对COW协议族的设计。中间的机制,即我们所说的Order,是在实际使用中的规则。广告,积分,资产确认。

那么在用户使用的时候,开发者开发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复杂,就是调用而已。

群友:刘总,DApp上线了吗 是在以太坊上运行吗?

刘大鸿:DApp目前上线了一个简单的手机挖矿,模拟算法,基于我们的自己的公链OFBANK。

崔婷婷:第二个问题,我们知道,对于没有良好的IT计算技术功底的用户来说,驾驭和使用数字资产、数字货币有着较高门槛,只有操作起来足够傻瓜、好用的产品才会受到大众欢迎。OFBANK在解决用户操作门槛方面是怎么做的?刚才其实也提到了一些。

刘大鸿:其实上网这件事本身也是很难的,因为windows的出现和浏览器软件的普及,普通人才能使用电脑和上网,后来延伸到今天的智能终端。

在Windows之前,电脑操作是DOS,就是在一个满是符号和数字的屏幕上敲命令行,区块链现在差不多就跟那个时代一样,大部分非专业用户还是很难驾驭这些技术。

比如私钥是什么?怎么管理钱包,什么是冷钱包?挖矿是什么,怎么挖矿?这都是操作门槛非常高的技术。很抽象。

我们的做法是把这些技术封装在后台,这也不是说我们的做法,这是技术发展的必然。用“Application”的思想来处理这些技术,就是我们常说的”App“”应用“,把复杂的技术逻辑和操作,封装在系统后台,对用户层面来说,应用是一个”按钮“,就像墙上的开关,摁一下灯亮了,再摁一下灯灭了。

App本身就是应用,虽然它是软件,但它不仅仅是软件。

崔婷婷:嗯,现在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普及 也急需更傻瓜的操作。但操作傻瓜的同时 对安全的保障也很重要。

刘大鸿:乔布斯在发明iPhone期间经常看着自己的双手思考:人类如何通过自己的双手掌控自己的世界。

我们的手机挖矿,用户参与方式就是点一下挖矿,再点一下就停止了。而正常的挖矿操作一个专业的计算机工程师是要准备至少半天的时间来调试程序,配置参数。

这是产品用户体验的理念,也是产品哲学的核心。同样我们给社群和小企业提供的也是类似的非常简单的开发接口。

从产品角度上来说,用户关心的是他要什么,而不是为什么以及怎么运转的。

崔婷婷:第三个问题,区块链的匿名机制很好的保护了用户隐私,也让人们看到了区块链精神里的浪漫的自由主义,但也由此衍生大量的走私、贩毒、诈骗、洗钱等非法行为,进而导致比特币饱受抨击;不过实名制也会被认为违背了区块链精神,且对用户隐私带来威胁。请刘总分享下OFBANK在实名制方面的具体解决方案?

刘大鸿:是否违背区块链精神,与是否实名制没有关系。

互联网早期也有很多人反对实名制,但是如果没有实名制系统支撑,互联网很难走进大范围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时代。

我不否认世界上有一部分需求是需要匿名的,但不是大众需求,是少部分的,大部分情况下,是阳光下的生意在运转。

我们对实名制带来的用户隐私保护问题,也有一套自己的解决方案,这个系统叫OFID。

简单地说,打游戏这件事,要求用户大于18岁,那么大于18岁这个结果通过第三方认证机构传输给游戏公司就可以了,证明他大于18岁,是或者否。是,就可以进入游戏,而不需要把身份证号甚至手持身份证照片、视频传递给游戏公司。

在这里其实我们就能看到,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不仅仅是需要匿名的隐藏自己的资产,也要保护下一代。所以,要用新的技术来处理过去的问题。

这个案例中,不需要把身份证号甚至手持身份证照片、视频传递给游戏公司。

群友:像身份系统这件事,第三方必然是中心化的。

刘大鸿:像身份系统这件事,第三方必然是中心化的。看现在的立法层面的讨论,是有授权的机构参与的。

目前区块链业用户规模还比较小,等更多的用户进入这个生态,我相信那些靠质押个人隐私取得信用的业务,都会改变建立信用的方式。

我们对接中的有身份系统,社保,学历,正在研究工作经历这部分怎么解决,假简历实在太多。

但是不会那么快上系统,用户规模还不够。但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说一下,用户的隐私数据,是通过用户自己的授权,平台才可以使用。

其实技术上已经很成熟了,就是应用上,盘根错节很多事。

崔婷婷:崔婷婷:第四个问题,之前领主科技主要是开发《领主世界》游戏的,并拿到了游戏虚拟货币的牌照,现在转做专注社群经济的虚拟资产管理平台OFBANK,1. 是因为游戏开发中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刘大鸿:领主世界,这是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接到几个电话,询问我们游戏的进度。网上有3万多用户预定了这个游戏的进度。

我们在2016年开始做《领主世界》,这是一个虚拟社会,我们觉得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模拟一个虚拟社会,让智能合约在系统中运转,做一个社会实验,同时,也很有游戏性。

但是这个虚拟社会开发本身是一个很重的事情,而区块链技术也不成熟,也很重,主要是,我们对区块链技术的成熟度过于乐观了。

当时我们跑了比特币区块链,以太坊,超级账本,以及各种号称公链的垃圾链。

事实上根本无法支撑游戏的高交互,区块链游戏的独特的商业模式和智能合约。

不得已停掉了游戏,全公司all in在了区块链上。谁也没有想到后来区块链会这么火。但是,这个账早晚会还的。

崔婷婷:2. 未来除了游戏以及白皮书提到的娱乐外,OFBANK还会开发哪些应用场景?

刘大鸿:我们本身还是围绕社交社群来做,《领主世界》虚拟社会,也是一个社交网络,今天我们的链技术已经可以开始支撑这样的尝试。

我们已经在对接游戏团队开始制作这款虚拟社会产品了。除此之外,我们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自己的链技术和DApp开发上。大概别的事情我们也不擅长。也不想分心。

但是我们的技术仍然可以支持更多社交和游戏化社交产品,已经有一些在合作。主要还是技术上的。

崔婷婷:第五个问题,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您发表《社群经济的区块链进化》演讲,提出C2B社群经济模式。C2B在电商领域对大家来说已经毫不陌生,小米的饥饿营销、阿里的“聚定制”等等都是典型的C2B;而C2B+社群方面玩的炉火纯青的应该是微商和拼多多了吧?请教刘总:1、C2B社群在区块链领域具体应该怎么玩儿?

刘大鸿:阿里最初说的C2B,我急得是参谋长曾鸣讲的比较多,但是跟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我说的C2B是Community to business,不是consumer to business,一个社群对一个商业组织,或者一个社群对一个社群这样的协作,会是未来的主要协作方式。

你看小米社交传播米粉社区做的特别好,最近快速崛起的拼多多更是一个典型案例。

但是拼多多和小米并没有构建自己的什么社交社群软件,而是他们非常巧妙的利用了社群红利。

今天很多对社群的解读,过于具象化,就像在大海之上,如何构建一个水库?这是很滑稽的事情。

大概能称之为社群的都是因为某种共性,兴趣、爱好、地域、职业,消费场景有相当的重叠。

当其中的消费和协作产生的时候,社群并不像公司有那么强的组织能力和信用背书,这种弱中心弱关系的社群协作,就需要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及通用积分激励,让事情更好的良性的推动下去。

其实对拼多多,我不是他的用户,我甚至鄙视他。但是从商战角度上,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颠覆式创新案例。

传说腾讯给他输送了能量,这只是表象。我觉得他真正的借助了社群的传播力量,将品牌的红利消耗了。

所以娃哈哈之下的娃娃哈,品牌议价部分,就可以通过这种社交砍价的方式转换为流量贡献。

崔婷婷:2、OFBANK目前社群规模如何?OFBANK自称是“社群经济公链”,在社群经济方面有哪些心得?

刘大鸿:据我的同事说,现在有150万+用户,但我没去看过。

我给我自己设置了一条合约:1000万用户之内不去看统计数字。我也不相信什么用户调研这种狗屁东西。

就像要跑5000米长跑,这才刚起步跑了200米,往前跑比往后看更重要。

社群运营的心得其实谈不上,我能说比较成功的是,我们只有2个客服的时候,我们获取了100万用户。目前都还是在探索阶段,事实上即使在没有互联网之前,人类也是基于社群活动的,要不然那些家长里短的故事都是怎么出来的。

只不过社交网络空前的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社群成了平行世界的组织方式,非常丰富多姿,变化的也非常快。

我个人觉得,大量的公司在区块链时代被自组织的社群替代。社群+区块链,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崔婷婷:3、跟一些项目方聊过建设与维护社群的难点,他们提到了一点:如何让用户产生信任。刘总对此有什么观点可以跟大家分享?

刘大鸿:建立信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往深了分析,在互联网上两个人建立信任,大部分是两种行为:背书,赌博。

背书是因为我的朋友选择相信了,我相信我的朋友我也相信了,或者我看到很多人相信了,我选择相信。

赌博就是我拿不准,从各种信息来看,似乎可以尝试,所以我愿意试试相信。

而这种信任,在我们理工男眼里都不足以形成逻辑闭环。我觉得未来最好的信任,应该会逐步的基于一种“技术信任”,不是我相信你,而是我们都相信协议,都无法更改协议。

我信不信你,其实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谁也不好骗了谁。

而大部分社群的维护很难建立信任,多数都是跟社群的组织结构有很大关系。

一个好的社群是由中坚可信的基础信任结构延伸的,临时拉个微信群,没有这个基础结构,信任传递是不存在的。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大连接》等系列社会化网络的书,其实把这些规律讲的都比较透彻。社群信任更多还是一种生长性的东西。

我说的社群信任,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建立起来的一种技术保障的可信交易和可信协作。

崔婷婷:第七个问题,聊一个轻松点的,听说您对足球赛的打法有很深的研究,1. 研究足球战术,真的如您所说,对您在企业管理和战略布局上有很大帮助吗?比如呢?

刘大鸿: 上大学的时候我看过CCTV一期节目,我记得一个企业家说“我们要相信统计学”,当时还是把我震到了,是因为他科学的思维方式,后来我捉摸了很多这方面的事。

这次世界杯我7月1号预测法国队夺冠,微博为证,但是这有蒙的成分,但是欧洲大陆足球打法淘汰美洲足球,这是必然性的。

但是欧洲大陆足球打法,淘汰美洲球队,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万维钢老师讲的。我想它的核心思想就是统计学,这块可以去得到看看万维钢老师的几篇文章

简单地说,欧洲大陆足球打法运动员讲究传球、跑动和配合,覆盖的球场面积,也就是说作战面积比美洲球队更大。通俗的说可以盖住它。

而欧洲的球星到了美洲球队,梅西这种人没人跟他配合,就只能玩单刀过人。所以优秀的组织,才能成就优秀的球员,组织成功更大于个人英雄。

对于企业战略来说,我们缔造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决定了我们的组织里能够长出什么样的人才,我们的作战半径和未来格局,都在其中。

从统计学的角度看,我们一定要相信大概率什么事情会发生。下一个季节会是什么样的气候,在这个气候下,我们所做的布局大概率会发生什么事。

这就像把种子提前洒在雨季到来的土地上,和洒在飞雪寒冻的土地上,这个差别是很大的。

尽管我们对未来的事情并不是100%的能够预测,但是我们必须提前做出预测,作出判断。阅尽千峰打草稿,创业者的这种思维方式也是通过不断地实践训练出来的。

崔婷婷:2、教练员讲究排兵布阵,合理利用每个球员的特点,领主世界、OFID互联网身份认证系统、OFBANK如果是球员的话,特点分别是什么?在您的布局中,对应的该踢哪个位置?

刘大鸿:这个不好直接套用类比,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试着回答一下。

《孙子兵法》说“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北就是失败,败北。草根创业基本上以弱击强,上面说的这些,我们实际上聚焦的只有OFBANK公链和直接支持它的DApp,这就是我们的“锋”。

一个系统一个团队,一定要调动全部力量,集中在锋线上取得成果。

进球不丢球就是一支球队最基本的目标,场上的所有队员都是为配合进球准备机会。这些理论思想,在任何组织协作中都有借鉴意义。

崔婷婷:好,最后一个问题,请您再介绍一下OFBANK下一步的发展规划。

刘大鸿:全力以赴,年底1000万用户,这是第一目标。没有第二个目标。

至于未来的事情,能说的天花乱坠,除了能忽悠一下自己,没有任何意义,对一位有崇高追求的互联网创业者来说,甚至觉得说太多“畅想”是很耻辱的事情。

对我们团队来说,在这场大萧条和大震荡中保持清醒和持续的努力,尤其重要。一面在坍塌,一面也在转机,我相信功到自然成,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功不唐捐。

崔婷婷:感谢鸿总的分享。

群友:请问刘总2个客服是如何发展100万客户的?

刘大鸿:发展用户,主要是靠社群,也就是我们所说矿池。

当时我们是这么推演的,首先我们自己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再建一个IM系统。微信和WhatsApp这些做的非常好了。

但是建矿池需要有矿主,就是领主,领主通过社交传播,拉人到自己的矿池,人多挖矿多,收益多,很简单的逻辑。

在我们的DApp上就只有挖矿和社群的基本管理,没有聊天。这里面如果说有什么心得的话,我觉得就是:简单。只有简单的东西,在最初才有穿透力。

才能渗透到123456线城市,不同阶层的用户。

微信图片_20180817103050.jpg

本文经节点财经(https://www.jiedian.io/newsdetail.html?id=1805 )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银河国际娱乐平台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号:charlotte202

邮件:mm@monkeytex.com

工作时间:7 x 24小时

QR code